下载手机端APP
立即登录 | 免费注册

股票配资

[借钱炒股平台]财报不保真、董监高反水兆新股份“神操作”


“公司内部的管理权争斗,导致了今天这样的局面。”4月30日,*ST兆新(002256.SZ)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表示,目前公司日常的生产经营还在正常展开,也在准备深交所关注函的相关回复内容。这件事情要从*ST兆新4月23日晚间披露的一份罕见的“非标”年报说起。
年报开篇,12名董监高同时提出“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真实、准确、完整”,或“对报告无法发表意见”。
图片来源:网友评论
会计师事务所则对年报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和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鉴证报告”。
全体董监高以及年审会计师都不能保证年报的真实性,这在A股市场实属少见,让投资者大跌眼镜的同时,也引起监管部门关注。
对于上市公司而言,“作业”写得不合格,后果是什么?只能重写。
4月26日,深圳证监局要求*ST兆新重新编制2019年年报并审计,董事会、监事会重新审议并在4月30日前依法披露。
4月29日晚间,在股价遭遇三连跌之后,*ST兆新披露了修改后的“作业”。
短短数日,全体董监高从“甩锅”到“保真”的态度转变,令人唏嘘。
两个不同版本的年报,揭开*ST兆新业绩承压、债务缠身、高层内斗的冰山一角。
年报翻转
4月29日,*ST兆新重新披露2019年年报。
时代周报记者对比前后两版年报发现,审计机构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对年报的审计意见由“无法表示意见”变更为“保留意见”。
同时,全体董监高也发生从“不保真”到“保真”的态度转变。
一般来看,财务报表的审计意见包括五种,分别为标准的无保留意见、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、保留意见、否定意见、无法表示意见,后四种均为“非标”审计意见。
在4月29日发布的年报中,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称,保留意见涉及的事项为2017年12月进行的缺乏商业实质的保理业务。
同时,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提醒,*ST兆新2018年、2019年连续两年亏损,截至2019年12月31日累计净亏损3.51亿元,主要经营资产权利受限,融资能力较弱,截至财务报告批准报出日还出现了借款逾期的情况。
在重新披露的年报中,记者注意到,*ST兆新对近三年的财务数据进行了调整。
调整后,兆新股份2019年的归属净利润由-2.75亿元变为-3.07亿元,扣非净利润由-2.85亿元变为-3.17亿元。
年报重新披露后,4月29日,深交所的关注函也接踵而至。
监管部门要求,公司说明重新编制的2019年年报与此前披露的2019年年报有哪些变化,并要求董监高说明,对此前所提异议事项的核实过程、所采取的具体措施,年审会计师说明,在重新审计年报中所执行的审计程序,审计意见类型发生变化的原因。
面对*ST兆新的一系列“奇葩”操作,资本市场的反应最为直接。
4月27日至30日,*ST兆新连续四个交易日录得一字跌停,期间跌幅18.35%。
2018年突遇巨亏
公开信息显示,*ST兆新前身为彩虹精化,成立于1995年,2008年6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,2016年,更名为“兆新股份”。
*ST兆新原本主营精细化工等,2014年开始转型光伏、新能源等领域,目前公司主营业务涉及新能源、精细化工、生物降解材料等三大板块。
转型第四年,*ST兆新掌舵者发生变更。
2018年6月,*ST兆新创始人兼董事长陈永弟辞去在公司中担任的所有职务,张文接替陈永弟成为新晋董事长及总经理,年报显示,2019年,其年薪为138.16万元,较前任董事长2017年的73.14万元年薪可谓大幅增长。
图片来源:2019年年报
图片来源:2017年年报
也是在2018年,*ST兆新的经营业绩突然遭遇滑铁卢。
时代周报记者梳理*ST兆新近五年财报看到,2015年至2019年,公司营收分别为5.06亿元、6.36亿元、6.54亿元、6.04亿元、4.31亿元,在2017年达到一个小高峰后逐年下滑。
同期,*ST兆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 5123万元、1.16亿元、1.54亿元、-2.08亿元、-3.07亿元,2018年突遇巨亏,2019年亦未能扭转颓势。
“公司已经连续亏损两年,主要在于这两年光伏、新能源等业务进展不顺,融资也较为困难。”*ST兆新董事会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由于*ST兆新2018年和2019年的净利润均为负值,其在4月27日复牌后开始“披星戴帽”。
内斗再升温
主业持续不振的情况下,*ST兆新的管理权争斗被推至台前,多个大股东不满高管团队的高年薪和不作为,相继提出罢免议案。
其中以第三大股东汇通正源和第五大股东中融信托最为活跃。
2019年12月,汇通正源率先提出罢免王丛、李长霞、肖土盛、杨钦湖、陈实等公司董监高的临时议案。
2020年初,中融信托开始与汇通正源一同提出相关罢免议案。
股东连续“逼宫”下,公司12名董监高中,除苏正和郭健外,其余10人均在今年3月16日后陆续提出离职。
此外,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文、副董事长翟建峰也在这期间递交辞呈。
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“撤离”的董监高,都出现在此次年报“甩锅”事件中。
由此,也被外界解读为离职董监高一场集体反击。

股票配资 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点文章

问题解答